首页 影视剧集正文

嗨漫驿站经典耽美小说改编 陈情令剧情(第十集)薛洋制造常氏灭门一案 孟瑶遭赶出清河不净世

嗨漫驿站经典耽美小说改编 陈情令剧情(第十集)薛洋制造常氏灭门一案 孟瑶遭赶出清河不净世


  蓝湛用阴铁开始搜寻,发现房顶上坐着的正是薛洋,薛洋刚起身想要下来,晓星尘飞身而至。晓星尘斥责薛洋逃出岐山胡作非为,残害宗门人无数,现在又杀了常氏满门,他必定要将薛洋带回去。薛洋却冷笑一声,认为晓星尘已经追捕他半个月,他都逃出了晓星尘的计划,现如今晓星尘虽然找到他,但是能不能抓他回去还要看本事。

  薛洋刚飞身逃走,魏无羡就放出了符咒,用一根银线就将薛洋又拉回了地面。薛洋看着自己的手腕银线嘴角露出笑意,反倒认为好玩。晓星尘飞身而下欲取薛洋性命,薛洋起身反抗。魏无羡看出薛洋武功高于晓星尘,一边用符咒同袍牵制薛洋,害薛洋被晓星尘所抓。

嗨漫驿站经典耽美小说改编 陈情令剧情(第十集)薛洋制造常氏灭门一案 孟瑶遭赶出清河不净世

  薛洋狡诈,也不惧怕,称赞魏无羡符咒厉害,魏无羡得意洋洋,趁此机会,薛洋偷偷推动了剑鞘里的毒烟,想要趁机逃走,却从房顶飞落一人名叫宋岚字子琛。子琛抓住薛洋,关心询问知己晓星尘是否无恙,薛洋一副毫不在意的冷笑模样,嬉皮笑脸愿意认罪。

  早就听说过晓星尘和子琛,魏无羡等人慌忙施礼,双方正在寒暄,一旁被绑着的薛洋忍不住冷笑,最瞧不惯就是名门望族的这些假惺惺客气。蓝湛让薛洋把阴铁拿出来,薛洋假装不知道什么是阴铁,魏无羡干脆直接上手搜,薛洋询问魏无羡如此对他上下其手的搜索,就不怕传扬出去名声不好听吗?魏无羡笑言论脸皮厚,他承认是第二就不会有人敢说第一,薛洋倒是认为魏无羡比较有意思。

  魏无羡上下其手搜索却一无所获,魏无羡猜想薛洋肯束手就擒必定是将阴铁藏在了一个地方,随后大家开始四处翻找,可也并未找到。魏无羡询问薛洋是否受了温氏所派,薛洋否认,也承认自己杀了常家和温氏无关,纯属于个人恩怨。魏无羡询问薛洋是什么样的恩怨能让他下得了如此毒手,薛洋狠狠咬了一下牙齿并未回答。

嗨漫驿站经典耽美小说改编 陈情令剧情(第十集)薛洋制造常氏灭门一案 孟瑶遭赶出清河不净世

  此时,聂怀桑带着孟瑶等人追过来,孟瑶声称聂宗主接到蓝涣的信息比较担心大家安危,所以派遣他来迎接大家去不净世找聂宗主。魏无羡向晓星尘二人提出把薛洋也一起带过去,晓星尘和宋岚都相信聂宗主侠名远播必定会秉公处理。孟瑶提出一起去不净世共同商议阴铁之事,晓星尘却声称他们不想依附任何宗门,阴铁的事情也毫不知情,因此拒绝前往,但同时也答应只要大家有需要随时可以帮助。

  晓星尘师承抱山散人,这倒是让魏无羡大吃一惊,得知晓星尘和宋岚一起结伴而游志同道合,魏无羡也笑言他和蓝湛也是一样,所以才会结伴夜游。蓝湛一言不发,反倒是江澄不满斥责魏无羡胡乱说话。

  晓星尘虽然和魏无羡年纪相仿,但是算起来母亲和晓星尘师姐弟,魏无羡应该叫晓星尘一句师叔,晓星尘虽然师承抱山散人门下,可是自从离开师门出来就必须遵照规定不能回去。而抱山散人也游历多年,他们很久未见面。晓星尘得知魏无羡身份也很开心,认为将来抱山散人见到魏无羡必然欢喜,目送晓星尘和宋岚离开,薛洋叫住晓星尘的名字,嘴角带着笑意告诉晓星尘他们还会见面的,晓星尘头也不回离开了。

  蓝湛一行刚回到不净世,聂怀桑就发现这里守卫森严,孟瑶告知众人温氏前几天传讯来,要求各大世家都需要派一个人去温氏停训。一听这话聂怀桑就比较害怕,担心自己会被派去,要找大哥宗主聂明玦问问问。话音刚落聂明玦就已经从里面走来,吓得聂怀桑再也不敢吱声。

  聂宗主得知薛洋的种种罪恶,大怒,欲将其杀了,薛洋始终带着挑衅的笑丝毫不惧怕。魏无羡慌忙阻止了,薛洋笑言幸亏聂宗主一刀没有砍下来,否则温氏必定会将不净世夷为平地。孟瑶提出留着薛洋性命,想办法拿出阴铁,聂宗主命孟瑶将薛洋押往地牢严加看管。聂怀桑小声告诉魏无羡这个孟瑶很有本事,处事果断,也受到聂宗主的重视。

  孟瑶出来找聂府总领带人一起去把薛洋押往地牢,并将地牢严加看管,可总领大人根本就不服气孟瑶的管理,孟瑶用聂明玦来压制总领都没管用,总领牙根不肯派人去,并且还讽刺孟瑶是娼妓的儿子,提醒孟瑶多管一下打扫卫生的事情就可以了,如何调兵遣将还不配他来管。

  魏无羡认为只要用手中的阴铁做成法宝,到时候压制温氏的阴铁就不会再被温氏压制了。聂宗主声称千年前的仙山国师都无法抑制阴铁,蓝家天资过人的家住蓝翼也是如此,聂宗主劝说魏无羡身为仙家子弟还是不要动这些邪魔外道的脑筋。聂怀桑担心温家的人也会找到这个不净世来,到时候无法应对,也不知道是否温氏已经知道他们抓了薛洋的事情。魏无羡认为温晁一路上就像狗皮膏药跟着他们,必定是早就知道他们抓了薛洋,现在的阴铁的确不安全。聂宗主让蓝湛赶紧带着阴铁回到姑苏,看是否能在禁书中找到克制的方法。

嗨漫驿站经典耽美小说改编 陈情令剧情(第十集)薛洋制造常氏灭门一案 孟瑶遭赶出清河不净世

  总领大醉而归,恰好碰到了孟瑶,孟瑶恭敬行礼,却被总领再次讽刺其为娼妓的儿子,并嚣张而去。此时,魏无羡过来,声称自己出去打了一壶酒,找不到宴会地方了,孟瑶忙主动为魏无羡领路。

  半夜,魏无羡在蓝湛房顶喝酒,蓝湛听到房顶的声音也从房间里走出来,魏无羡提出借用蓝湛的屋顶睡一夜。蓝湛不自觉嘴角露出笑意,抬头看向屋顶已经睡着的蓝湛,默默向他说了句道别。

  次日,江澄到魏无羡房中找他,发现人不在,此时魏无羡回来,江澄忙告诉魏无羡温氏的人打上门来了。两人慌忙赶去门口。

  温晁带人来到门口,嚣张让聂明玦交出阴铁和薛洋,否则就灭了聂家,聂明玦大怒一刀飞过去恰好落在温晁脚前。温晁立刻带人进攻聂明玦,聂怀桑转头去看被关押的薛洋。

  魏无羡也意识到不对劲忙让江澄也去地牢找薛洋,他则赶去支援聂明玦。正在双方交战之时,消息传来薛洋逃跑了,聂明玦慌忙赶去地牢,却发现孟瑶一剑杀了总领。聂明玦愤怒大叫孟瑶的名字,怒目而视,步步逼向孟瑶。孟瑶慌忙解释不是他所为,是薛洋杀了总领,此时,孟瑶发现有人从后面袭击聂明玦,孟瑶慌忙推开聂明玦被人一剑刺中。

  温晁猝不及防一掌打向聂明玦致其重伤,魏无羡此时赶到和聂明玦站在一起。温晁指责魏无羡没事就爱多管闲事,而他们其实本次也没有打算灭了聂氏,只是想给聂氏一个教训,提醒一下聂氏不要得意忘形。温晁告诉魏无羡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姑苏云梦的云深不知处,即便是蓝湛赶回去也恐怕是晚了一步,只能看到一堆废墟。孟瑶心中一凛担心蓝涣的安危。

  温晁提醒聂家不要忘了去停训的事情,随后带人离开。聂明玦命人把孟瑶带来见他,孟瑶解释自己亲眼看见总领他私自放了薛洋,孟瑶上前理论。而总领还每次都抢夺他的功劳,辱骂他母亲,聂明玦斥责孟瑶在意那些功名杀了总领,孟瑶甘愿死在聂明玦的剑下。聂明玦却因为自己刚才被孟瑶所救没有杀他,但是却狠心将孟瑶赶走了,希望他也永远不要回来。

评论